<dfn id="dxr7f"><listing id="dxr7f"><menuitem id="dxr7f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dfn>

          <form id="dxr7f"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dxr7f"><listing id="dxr7f"><meter id="dxr7f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dxr7f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               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

                □北走

                吳淞江為太湖三江之一,全長125公里,發源于太湖瓜涇口,穿過江南運河,浩浩蕩蕩一路向東,經吳江區、吳中區、蘇州工業園區、昆山、流經上海九個區,匯入黃浦江,奔流入海。入??诜Q為吳淞口。

                吳淞江歷史悠久,清嘉慶《上??h志》記吳淞江“唐時闊二十里,宋時闊九里,后漸至五里、三里、一里”。中下游河道逐漸縮小后,泄流不暢,汛期經常泛濫成災。明永樂元年,戶部尚書夏元吉奉令治水蘇州、松江一帶。他在《蘇淞水利疏》中說:“吳淞江延袤二百五十余里,廣一百五十丈,西接太湖,東通大海,前代屢疏導之。然當潮汐之沖,沙泥淤積,屢浚屢塞,不能經久。”于是,他采用疏浚吳淞江中下游南北兩側支流河道的方法,引水入長江。又疏浚黃浦江向西北流注吳淞口入長江。此時逐步出現“黃浦奪淞”局面,即由黃浦江代替吳淞江入??诘牡匚?。隆慶三年,海瑞治理吳淞江,他在《開吳淞江疏》中說:“婁江、東江系是入海小道,惟吳淞江盡泄太湖之水由黃浦入海”,將吳淞江下游完全改入蘇州河今道,基本形成現在吳淞江的格局。

                從江南運河至吳中區郭巷馬巷村一段為吳中區與吳江區分界線,馬巷村折北而上,至原車坊長風村再拐彎向東進入“神州水鄉第一鎮”的甪直境內。這段南北向10公里左右的河道將原車坊鄉一分為二。我出生在這段吳淞江東邊的一個叫江灘頭的小村莊。顧名思義,這個村莊就在江邊,其實和吳淞江還隔著一條內河,江河之間是一方窄窄的爛田,村民在那種藕、種慈姑、種荸薺。

                吳淞江哺育了兩岸一代代的百姓。在我的記憶里,吳淞江沒有發生過水災,江水漲得最高的一次,也只是淹沒江河之間的爛田,淹沒了河灘,江河連成了一片??耧L暴雨中,它控制住了自己的沖動,止步于我家老屋幾十米處。大部分時間它水流平緩,沉默無語,專注地聆聽船櫓的欸乃之聲、輪船馬達的轟鳴之聲,凝視著各種魚類在它的懷抱中游弋,并將這些聲音和魚兒帶向長江、大海。

                母親天不亮就提著木桶去河里提水,先將木桶在水面劃拉幾下,水波漾開,然后提水。聲音驚擾了在水面一動不動睡覺的魚兒,它們快速沉入水中。江面拖輪“突突”駛過,船上微弱的燈光映出模糊而孤單的輪廓。母親一桶一桶灌滿灶屋間的大水缸,放點食用堿后水更清澈了,可以看清沉淀在缸底雜質的絨毛。就這樣,我喝著吳淞江的水一天天長大。

                吳淞江我一直以為叫“魚沉江”,村子里的吳語發音確實也是如此,一直以為自己想當然認為的這三個字,就是江的名字——這條江里生活著品種繁多的魚。去鎮上讀書后,看到一張貼在墻上的吳縣地圖,才糾正了我多年的自以為是和無知。小時候每天看著這條河及河里來來往往永不停歇的船只,覺得河好寬好大!

                我問爺爺吳淞江從哪里來?流到哪里去?爺爺沒有讀過書,也沒有坐船上溯過太湖,順流而下到達過上海,東拉西扯沒講明白。長大后讀了許多書,《三國演義》第68回里,有左慈為曹操釣“松江鱸魚”待客的情節。西晉張翰有《思吳江歌》:“秋風起兮木葉飛,吳江水兮鱸魚肥。三千里兮家未歸,恨難禁兮仰天悲。”松江、吳江都是指現在的吳淞江。爺爺當然更不知道這些,但他對吳淞江里的魚比曹操張翰更了解,經常去江邊捕魚。

                爺爺捕魚只會一種方法——扳罾,那是一種最笨的方法,守株待兔,罾網擺在江里,間隔一會扳起來看一下。我跟在爺爺身后看他扳罾,扳起來時,我和爺爺一樣充滿著期待,陽光下網眼上的水衣熠熠發光,又一個個破裂。扳十次有可能十次落空,爺爺氣定神閑,慢慢拉起又輕輕放下??粗鴧卿两洗瑏泶?,爺爺說,江里的魚都沉在江底呢,總會有魚游過罾網的。脾氣暴躁的爺爺,我不知道是魚還是江讓他沉下心來成為一個安靜的有耐心的人。爺爺坐在江邊扳罾的時間悠長,我覺得他一定是在與吳淞江交流談心,每次爺爺回來的時候魚簍里總有幾條魚。

                吳淞江之水,流水湯湯,永不停歇。村民們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歲月悠長。村民們知道,不管江河從哪里來,最終總是要流向大海的。村民們也想和這江水一樣,去往更廣闊的世界,不想一輩子待在江東的這片土地上,看到最大的江就是吳淞江,吃過最好吃的是江里的魚。

                1998年7月,橫跨吳淞江的車坊大橋竣工,這也是車坊段吳淞江上的第一所大橋。至此,天塹變通途,江東人真正匯入了大海,再無阻隔。吳淞江兩岸的變化更是日新月異。吳淞江上的大橋一座接一座地建,不過二十多年時間,車坊大橋已無法承載現在的交通,同時也影響了航道升級,目前正在拆除中,更為現代巍峨的新車坊大橋也在快速建設中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曾坐著不同的船在吳淞江上來來往往,去過吳江、蘇州、甪直。我知道,順著吳淞江一直向東,到達那條被稱為蘇州河的吳淞江時就是大上海了。一直夢想著有這么一天,可終究未能實現。意想不到的是,今年春天的3月16日,跟隨“蘇報滬行——順吳淞江去海上”的引力播直播,完成了這個心愿。直播里,是熟悉與陌生的江面,滾滾的江水,一座座跨江大橋,一艘接一艘的輪船,粉墻黛瓦的村莊,綿延不絕的油菜花……不禁心潮澎湃,感慨萬千。十九世紀40年代,上海開埠,外國僑民在吳淞江乘船溯江而上,直達蘇州,吳淞江成為兩個城市之間商旅往來的重要通道。今天,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宏圖下,我的母親河——吳淞江,必將發揮出遠勝于蘇滬黃金水道的作用:開放、對接、交流、融合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看那一江春水向東流,一路奔騰,一路歡歌……

                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                2萬株花卉扮美東園
                花卉市場復業
                初夏色彩
                水稻供種 交付到位
                鮮花線上下單
                園內清螺
                美妇乱子伦,俄罗斯人牲交精品A片,高清白胖肥妇BBwBBw

                <dfn id="dxr7f"><listing id="dxr7f"><menuitem id="dxr7f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dxr7f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dxr7f"><listing id="dxr7f"><meter id="dxr7f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dxr7f"></form>